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娘子关、高平夕阳河、中条铁柱喋血中州

人民称他们为七路半,中条山的铁柱子,岳家军,日寇称他们为盲肠炎 163

 
 
 

日志

 
 

新年中最难忘的记忆  

2013-03-04 22:54:15|  分类: 春运,春节,艰苦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中最难忘的记忆

转眼2003年的元宵节就过去了,回想每年的过年,尤其是那带着亲人关爱浓浓的年味,现在越来越感觉不到了,回想从三岁起,过了65个年,选择最难忘却的几个年,写了下点滴回忆。 


       1 .延安的地摊
我有印象的过年,我都不知道是否能算做过年了,那是在延安,应该是48、49年初吧,我记得东门外面有个市场,人很多,其实是一溜地摊,让我最难忘的是摊位上花红花绿的物品,有镜子,有梳子,还有一些“玩具”,印象已经很模糊,但是好些红红绿绿的东西却很吸引我,很不情愿的被大人一拉就走开了。 
       我们住在南街交际处的上面一排窑洞,记得旁边有个窑洞的阿姨,经常从我们窑洞门口过,她很漂亮,用皮带把腰束得很紧,但是那个皮带却是坏的,皮带头是塞进去的,我对她说,阿姨,皮带坏了,她说,马上就解放了,把蒋介石赶走了就有好皮带了。妈妈说旁边住的年轻阿姨应当是林伯渠夫人,有时候还把林老的牛奶拿来给我吃,但是我没有印象了。

     2.在手上燃爆了的雷子炮   
     52年的过年也印象很深,那是两个放不完二踢脚一类的炮,没有放上去,引火的捻子烧完了,我们剥开这个炮,把火药倒出来,点火玩,我剥开一个,把药倒在台阶上,弟弟拿着炭火来了,说要点,我说不可,捏来一些放到另外的地方,叫他到那里点,结果指头间漏出的药粉还连着,成了一条线,呲一下,火就顺着这条线引燃到我手心了,一声巨响以后,我的手掌烧成了半球形,大血泡一个,我倒没觉得多疼,注意力全在像馒头一样的血泡掌上,吓得直哭。

      3. 用敲竹竿当爆竹
       后来过年印象深的是50年代末,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家孩子多,爸爸妈妈或者外婆奶奶给我们每人买了一两个炮,一听别人家放炮,我们就急急忙忙把自己的炮放了,可是到了夜里,邻居们又放起炮来,我和弟弟们没有炮了,于是拿起竹竿在院子里面一阵乱敲,爆竹,爆竹,原来敲竹竿爆开的声音也和放炮的差不多,敲得很兴奋,嘴里还嚷嚷,可是两个最小的弟弟妹妹在屋子里面哭起来了,硬说我们拿了他们的炮放了,咋么解释也说不清楚,他们都听到了又放炮的声音了,一定是又放了她们藏起来的炮,带着泪水进入了梦里面。

      4.一个很冷的新年    
   记得1960(61)年是个很寒冷的年,尽管别人家比如妈妈的朋友陈芳姨姨说我们家是北冰洋,我们自己一直感到很温暖,可是60年不一样,奶奶去世了,这一年很饿,爸爸妈妈都浮肿,买了一袋鸡饲料(麸子)给大家补充口粮,奶奶去世的那天,留了一口馍叫爸爸出门前吃,爸爸没有吃就走了,回来那口馍还留着,奶奶是因为高血压脑溢血走的,走的时候拉出来的便是绿团团,说明他把好的顾着我们吃了,自己吃的是菜。奶奶去世,我把猫抓来,听说死人碰到猫可以坐起来,一定要把猫放到奶奶身上,一家人都不容许,爸爸想了个理由,说猫会抓人,会把奶奶手脸抓坏的,后来我信了爸爸说的,所以我才把猫放掉了。

      后来把奶奶拉到乡下埋葬,那个灵堂非常黑暗,也非常冷,我晚上就坐在灵堂的帐子后面,坐在奶奶的棺材傍边,更黑更安又静,我就一直静静地坐着,想着如果有灵魂,奶奶会出来吗?我也许能见到........等了不知道多久,听到有人来了,在帐子前面哭,说“奶,奶,我哥欺负我..... 呜呜”,原来不是奶奶,是大弟弟,隔着一层布帐,我在后面听的一清二楚,心想以后一定要对弟弟好,千不要让他伤心了,奶奶活着的时候一再说要我们不要闹意见,打虎要靠亲兄弟,上阵要靠父子兵,而我小时和弟弟睡一个被子也要抢着给自己多拉一点,以后奶奶这话要记住。这个秘密我守了50年,等现在老了,是去年还是今年春节拉闲话才告诉他,他竟然还记着那次哭鼻子那。

   5.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不在了怎么办?  
   在这个冬天里面,最冷的是一天妈妈把我和老二叫到一起,说,有一天你们也许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你们一定相信党,相信群众,你们要管好弟弟妹妹,然后给我们说了一些北京,西安叔叔姨姨的名字,说如果有困难,找他们。还要我们保密,这个话谁也不能告诉,这在我们心里当秘密压着就觉得特别沉重。说了这话以后,爸爸妈妈其实也没有被抓走,而是有一段时间在学习班(追究彭高习死党)或者单位回不来,后来妈妈回忆那个时候非常萧杀,抗大一个班的最亲密的战友王铁阿姨走到身边时也不敢大声说,一边敲着碗一边看着周围,一边小声地说:“相信群众,相信党!”,父母回不来,晚上就我和弟弟两个人窝在家里,很冷也很害怕,我们把家里的那把当年38军缴获的日本指挥刀藏在屋里壮胆,但是心里还是很虚。越是怕鬼,越是有鬼,一个深夜窗子下面鸡突然拼命的大叫起来,我就大吼一声“什么人”,跳出门外,结果是黄鼠狼在吃鸡,黄鼠狼跑了,我弟弟从梦里被我大吼一声惊着了,瑟瑟发抖,过了好久还惊魂未定。

   6. 文革中的新年  
    后来就是文化大革命了,我们也突然就长大了。(未完待续)

      文化革命中的年,我们几乎都是在家里过的,67年春西安全城游斗黑帮,我五叔本来才是个团市委(副)书记,跟本不够,但是因为是汽车电车公司那边的工作队长,也被塞了上去,临行一个复转军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披上,斗完了就到我家吃饺子。为了预防不测,我们把最重要的文献资料,都打了深洞埋了起来。这次接受胡宗南当年抄家后挖地三尺的教训,埋得特别深。

   7. 家突然成了空巢 
    68年春节我们家就只剩下孩子了,我管着弟弟妹妹生活,其实每个人都会做饭,大家轮着来,我记得印象很深的是猫死了,我们都趴在桌子上,用电来刺激神经,看看猫有没有神经,或者穴位,有什么反应。

     接着就是弟弟妹妹下乡,为了下乡,初中生的大妹妹给三弟做了个裤子,大妹妹缝纫技术当时很差,裆做的出奇的小,三弟一穿这个裤子就连挡也撕破了,三弟给父亲说这怎么能穿?父亲正在挨批斗,也管不上,三弟就哭了鼻子,来家里探望的二妗子看着我妈也关着回不了家,家里这个样子她比我们还觉得难受,也跟着哭,我把哭着的二妗子送出家门.......

     倒是二弟聪明,自己踏缝纫机用油布做了一个雨衣,自己收拾行装出发,我送二弟希望他好好吃一顿,结果饭吃好了,却没赶上知青整队出发的火车,领队的走了,前途茫茫,叫我弟弟上山下乡如何个走法,只好硬着头皮跟火车站交涉,好在火车站很同情,还有一列去相同方向火车,送弟弟坐了后面的火车赶到阳平关才跟上原来的那拨下乡的知青。

      因为爸爸妈妈都没有“解放”,回不来,希望大妹妹别急着走,照顾一下家里,还有两个更小的需要人照顾,但是也拦不住,于是上中学的弟弟妹妹都走了。大弟弟中国科技大钱学森当系主任那个系,毕业分到宁夏,在戴帽子中学教体育课。这下家里一下就冷清了,但是当时还真没有悲悲戚戚的感觉。

    这时候,还不知道我自己也被揭发,并暗中被调查,说我是写反动标语,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原因就是66年6月在社教工作团的文件封面上写了几行字,当时是一个错误口号,被我随手记了下来,本来是想批驳的,但是回来以后放在床头,以后放在书架上,被革命警惕性很高的同学告密了,也许是想请我回学校讲清楚吧,骑了二十多里路到我家来找我。我终于被来的人说服了,一同骑20里自行车返回学校,都骑到校门口了,我突然一个念头升起,没什么屁事情到学校干什么?又友好的告了辞:“你们回学校闹革命吧,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一拧车把子,反身又从原路骑回去了,劝我参加运动的人真没想到我对那个破家还就真那么离不开,目惊口呆,追问有啥事,我随便编一个借口,我家排骨还没吃完呐,说着就骑远了,他也没有办法,其实那里有什么排骨,大骨炖汤,肉都啃得光溜溜的,就这已经炖了好几次了,结果没想到竟然躲过了一场批判和交代。

      8.我这样的人竟然成了反标做案嫌疑犯?!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最后到70年春节后一打三反那个事情还是叫我给摊上了,学校抓反标做案犯,我呢怎么看都有作案条件,又"怪得很"!再加上揭发的时候我死赖在飞机工厂搞装配用的切割工具的试制和设计,就是不回来,甚至学校的人偷偷通知该厂说过年后没有学生在厂里了,我们还大闹那个厂的革委会,硬是要回了厂区保密车间的通行证。赖在厂里搞技术革新。

      没想到在最自鸣得意的时候,有人又一次把我的问题向工宣队表了忠心,揭发了出来,学校里面对我的秘密调查紧锣密鼓的开展了,还送到公安厅做了笔迹鉴定,证实社教工作团的文件封面上写了几行字确实是我写的,墨水也是我用的墨水,然后准备对我拼刺刀了。

     我兴冲冲回去报到的时候大家正在开会,那里想到正在背对背对我进行揭发和动员。工宣队赶紧把我拦住,带我一个人到假山旁谈话,那个工宣队还居然表扬了我一翻,我到后来才知道什么叫不动声色!但是中午饭前,我就发现,看我的人眼色都变了,怎么我招手都没反应?眼睛里面没看见?唯有一个同学,他在系里面专案组工作,急急忙忙平跑过来,低声告诉我,人家把你当成反革命标语作案犯了,你还悠然自得?!快想想吧!这种情况下,我只好中午多买了几个馍,先吃个饱,然后准备体力由他们折腾。可喜的是那次拼刺刀同学们听了我一口承认,就是我写的,并说明了原因,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向着我,原来想着我如果抵赖,这时候就可以先打态度,等等一系列办法都用不上,革命干部黄兆元一看这不是个事,就找借口先撤了,拼刺刀就流产了。然后我就被隔离了,收缴了所有的日记笔记,然后开始无穷尽的检查,本来是想挖出一个反动标语做案犯的,我确实让他们失望,尽管所有的作案条件我都有,但是绞死陈伯达,绞死江青的标语确实不是我写的。专案组把我的所有的社会关系都调查过了,尽管所有的亲属几乎都有问题,都在被斗争或者被批判中,但是关于对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影响的材料一点没有挖掘出来。这个时候突然看到白发苍苍的母亲来看我了,其实我一开始被隔离,母亲凭多年地下党员灵敏的嗅觉早就感觉到了,派弟弟来学校看我,同学也没有告诉他我隔离着,我也没有说,叫他回去给父母亲说放心,但是母亲还是来了,不仅是看我,还找了系革委会,专案组,在系里面管理我专案的刚好是我原来的指导员,了解到我的问题就是“和有问题的人来往”,母亲给他们讲:“你们说他和有严重问题的人来往这一点不能说明他的问题,要看他在这些人面前起的作用!”,我现在想起来,母亲对我真像老母鸡在老鹰口下面护小鸡一样,自己的问题还挂着,为了自己的儿子,这个翅膀还要伸过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其实过了多少年我才知道,调查组的同学也是我的知心朋友,他们为我辩解,也确实想把我保护下来,想找点我好的证明,甚至找到我家所在的居委会,没想到刚好那个地区也发生了反动标语案,把他们惊得不行,也不敢再摸什么情况了。

      尽管我在全班已经沦落到倒数第几名好汉,但是整来整去,什么结果都没有,自己排在全班倒数第几名了,后三名都是敌我矛盾当人民内部矛盾处理了,我还是觉得也仍然是个好汉,还是内心里很气盛的,再加上学校里面又“深挖出一大批反标做案犯”,还有一批教师让学校革委会和军工宣队领导觉得更应当挨整,最后决定叫我和大家去参加农场劳动,把他们换回来挨整。对我的批判才算告一段落,这个年过的印象太深刻了.
   9.你他妈的才是臭老九!
     一说离开学校到农场,个个同学面带喜色,因为此时大学已经是斗批改的风口浪尖,去农场在每个同学心里都像去世外桃源一样想往。大家迅速收拾了行装,到火车站集合上车,因为每个人都挑了不少行李,于是由一个人排队,大家都在旁边坐在担子上歇着,进站的时候在挑着担子进入队伍,这时候城管来了,严格的说是站管来了,他看了队伍不整,想骂人,就找了一个看起来最廋弱的戴眼镜的乔老师,估计这个人好欺负,于是就开骂了,你为什么不排队,一看你就是臭老九,破坏革命秩序。这个被骂的乔老师其实是唯一老老实实排队的人。站管这么一骂不要紧,本来想悄悄插队的这么一群混小子对臭老九这个词不乐意了,个个都把扁担抽了出来,十几条扁担指着城管的鼻子,你他妈的说谁是臭老九,我看你他妈的才是臭老九,城管被这么多扁担戳着鼻子,要动手的势头,真他妈的不像臭老九,反而觉得自己倒有点像臭老九了,嘴里嘟囔着,站好队!腿却发着抖朝另一个方向退去........,这一路上不论多辛苦,但是只要一谈起这次艳遇都非常开心,真的臭老九发横,把车站管理纠察,不是臭老九也骂成臭老九,真的很开心。那个时候,真是越不讲理越他妈的舒服。

     10.云南深山中的新年 
     好景不长,接着就是在分配到的南疆,在云南过年了,这一群人分到厂里还带一个规定,一般不分配非生产性劳动,就是说大学毕业当个记工员都是不可以的。其实看着工程师干着一样的力气活,也不算啥,咋说还年轻,有体力,唯一的难受就是饥饿,还有就是想家。那个年好像在想念家人中度过的,永远忘不了的是一个老劳模卞师傅,一下子把我两个问题解决了,他知道我的肚子是一直饿着的,把我叫到他家里面,卞师傅的爱人师师傅下了一大碗挂面叫我吃,那挂面下面埋着鸡蛋,那个年代,在家里过生日,或者当病号才有这样的待遇,让我感到很温暖。然后对我说,你是什么专业的我不懂,但是你千万不要丢!你看黄工程师,人家懂四门外语呐!从此以后,我不像有的同学躲在被子里面看书,我就光明正大的看。连里面有个指导员苦口婆心教育我要多看毛选,我其实也很感激他的好心,其实他也护着我......

     后面一个年里面印象是厂里面要饺子自己包,我好像一斤饺子馅和面只包了几个大的,囫囵煮着吃了。
     11.新年和春运之一
     再下来一个年,过年前记得是厂里给了个任务,把牺牲的一个同志的妻子儿女护送回老家,这个伙计是试制新鱼雷牺牲的,这种鱼雷用火箭的燃料作推进剂,说是燃料,其实是炸药,做一次试验,燃烧室就炸一次,喷嘴都炸掉了,后来突然不知道怎么一改动不炸了,连做了十几次都没有爆炸,于是就报喜了,等到上级领导汇集到实验的那个山沟验收的前一天,突然又炸了,这次炸得比较彻底,阀门误操作,连地下的燃料库都炸了,冲击波把整个山沟的窗子都掀掉了,在沟里洗衣服的两个人的衣服突然就撕掉了,整个设计小组的工程师都埋进去了,我们厂几个参加试制的技术人员也在里面,炸毁的防爆实验室还用钢筋连着,吊车掉不起,钢锯又锯不断,最后那些同志一个没活下来。过去好几个月,我去那个研究所,招待所的服务员还抹眼泪诉说,不说出来心里难受啊。我送烈属回家,觉得也是尽心意,行李沉到一百几十斤记不清了,只记得还没出门扁担就断了,半根扁担担到昆明,火车站一个解放军看我吃力又送我一根扁担,第二天上车的时候被人一挤又断了,扁担断了没关系,肩膀痛也没关系,关键车上人都满了,为了让烈属们少吃苦,到晚上,我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自己找了另外一个车厢,钻到座位底下睡觉去了,太累了,第二天醒来,回来发现凌晨又有些人挤上了车,把孤儿寡母挤开,抢占了他们的座位,回来我就不客气,这都是什么人么,人家是烈属知道吗?这强座位的人也自知理亏,就躲开了。其实到了绵阳,我可以不下车,但是我还是下了车,送他们上了回家的车以后,才走回火车站。

      在绵阳买了两斤桔子,也就六七个,千里迢迢走回家门,先把桔子拿出来叫母亲吃,母亲眼里流出了泪水,说你婆都没有橘子吃,于是除了剥开的这个桔子,又送到外婆家。我想我那时候也就是小气,为啥不多买两斤桔子?!到外婆家前又在街上买了些猪耳朵,猪舌头,猪肝之类,提到外婆家,总之,囊中羞涩,买的量都很少。这个年过的很窝囊。

    12.新年和春运之二
    日子很快,返回的日子很快就来了,知道我走的最远,送行的同学坐了一大圈,临出发,我的行李还没收拾好,原因是小妹妹为了我走的光鲜一点给我买了一个旅行袋,要我把原来装在长麻袋里面的行李换到旅行袋里面。我给她说时间来不及了,火车要开了,她说火车开的时间她知道,硬是从麻袋把所有东西掏了出来,但是摆进旅行袋就放不进了,正在焦急中,同学们说咱们该走了,妹妹说还早呢,那个在焦枝铁路上跑列车长的同学说,火车时刻改点了,妹妹一听,她也知道问题的严重了,立马就哭了。嘴里还说着:“就没有改点!就没有改点!”,手上急急忙忙不知装什么才好,也装的更乱了,我们七手八脚,也不知道怎么封了口,抡起麻袋和提包就一窝蜂奔了火车站,自行车往门口一摔,赶紧奔站台,刚跳上火车,车就开了。那个铁路上的工作的同学负责为大家看守自行车,结果被火车站的工作人员狠狠批评,说他们乱扔自行车,扰乱秩序,他辩解了几句,被火车站的人大骂,一问单位,还是铁路员工呢,更要好好教训修理,把他抓进去,似乎是被打了一顿。也是有意思,世间变化快,星斗月移,他以后竟然成了这个火车站的副站长。

    13.新年和春运之三   

那时候火车挤到什么程度,我的麻袋行李在车厢口根本就进不去,直到宝鸡站我才把行李转运进车厢里面,到处站满了人,根本没有可能蹲下来,我是站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到绵阳才坐了下来。坐在自己的行李上。后来我才知道,这么挤的车对我到没有啥,但是朋友托我带的暖瓶胆把后面的小嘴碰掉了,托我带的大锅把一边的耳朵碰掉了,咸肉和毛线在一个麻袋里面,毛线似乎有了黄条肉的味道,以后他们再也不叫我带这些东西了。

    在成都转车,我看着车站的表,一边洗着手,结果车站上的表时间还差几分钟,火车呜的长鸣一声开走了,我那个悔恨啊,就别提了。躺在车展的椅子上休息一下,等下一列车吧。结果太累了,醒来发现一双新鞋被小偷偷走了。我又没有鞋穿,脚还白晃晃的,多不好意思,于是就把黑泥在脚上抹了一些,裤腿一砭,冒充农民的样子,上了火车,车上服务员眼尖,也有经验,笑着说:把鞋让人偷了吧,我给你一双鞋穿上吧?我非常感谢,但是想一双鞋那时候值三元钱呢?咱不能要,谢绝了人家好意,光着脚到昆明,又从昆明转车光着脚到云南东部哪个县,又坐厂里星期天接站的班车回到工厂所在山沟,立即传遍了厂里,那个穿着大头鞋练长跑的又出新鲜事情了,光着脚回到厂里面来了   .........剩下的回忆等着明年再补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