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娘子关、高平夕阳河、中条铁柱喋血中州

人民称他们为七路半,中条山的铁柱子,岳家军,日寇称他们为盲肠炎 163

 
 
 

日志

 
 

新年中最难忘的记忆  

2013-03-04 22:5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年关,百感交集,从三岁起,过了65个年,选择最难忘却的几个年,写了下点滴回忆。

      我有印象的过年,我都不知道是否能算做过年了,那是在延安,应该是48、49年初吧,我记得东门外面有个市场,人很多,其实是一溜地摊,让我最难忘的是摊位上花红花绿的物品,有镜子,有梳子,还有一些“玩具”,印象已经很模糊,但是好些红红绿绿的东西却很吸引我,很不情愿的被大人一拉就走开了。

       我们住在南街的上面一排窑洞,记得旁边有个窑洞的阿姨,很漂亮,用皮带把腰束得很紧,但是那个皮带却是坏的,皮带头是塞进去的,我对她说,阿姨,皮带坏了,她说,马上就解放了,把蒋介石赶走了就有好皮带了。妈妈说我们旁边住的年轻阿姨只有林伯渠夫人,有时候还把林老的牛奶拿来给我吃,但是我没有印象了。

        52年的过年也印象很深,那是两个放不完二踢脚一类的炮,没有放上去,引火的捻子烧完了,我们剥开这个炮,把火药倒出来,点火玩,我剥开一个,把药倒在台阶上,弟弟拿着炭火来了,说要点,我说不可,捏来一些放到另外的地方,叫他到那里点,结果指头间漏出的药粉还连着,成了一条线,呲一下,火就顺着这条线引燃到我手心了,一声巨响以后,我的手掌烧成了半球形,大血泡一个,我倒没觉得多疼,注意力全在像馒头一样的血泡掌上,吓得直哭。

       后来过年印象深的是60年代,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家孩子多,爸爸妈妈或者外婆奶奶给我们每人买了一两个炮,一听别人家放炮,我们就急急忙忙把自己的炮放了,可是到了夜里,邻居们又放起炮来,我和弟弟们没有炮了,于是拿起竹竿在院子里面一阵乱敲,爆竹,爆竹,原来敲竹竿爆开的声音也和放炮的差不多,敲得很兴奋,嘴里还嚷嚷,可是两个最小的弟弟妹妹在屋子里面哭起来了,硬说我们拿了他们的炮放了,咋么解释也说不清楚,他们都听到了又放炮的声音了,一定是又放了她们藏起来的炮,带着泪水进入了梦里面。

        记得1960(61)年是个很寒冷的年,尽管别人家比如妈妈的朋友陈芳姨姨说我们家是北冰洋,我们自己一直感到很温暖,可是60年不一样,奶奶去世了,这一年很饿,爸爸妈妈都浮肿,奶奶去世的那天,留了一口馍叫爸爸出门前吃,爸爸没有吃就走了,回来那口馍还留着,奶奶是因为高血压脑溢血走的,走的时候拉出来的便是绿团团,说明他把好的顾着我们吃了。奶奶去世,我把猫抓来,听说死人碰到猫可以坐起来,一定要把猫放到奶奶身上,一家人都不容许,爸爸想了个理由,说猫会抓人,会把奶奶手脸抓坏的,后来我信了爸爸说的,所以我才把猫放掉了。

     在这个冬天里面,最冷的是一天妈妈把我和老二叫到一起,说,有一天你们也许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你们一定相信党,相信群众,你们要管好弟弟妹妹,然后给我们说了一些北京,西安叔叔姨姨的名字,说如果有困难,找他们。说了这话以后,爸爸妈妈也没有被抓走,而是在学习班(追究彭高习死党)或者单位回不来,晚上就我和弟弟两个人窝在家里,很冷也很害怕,我们把家里的那把当年缴获的日本指挥刀藏在屋里壮胆,但是还是心里很虚。越是怕鬼,越是有鬼,一个深夜窗子下面鸡突然拼命的大叫起来,我就大吼一声“什么人”,跳出门外,结果是黄鼠狼在吃鸡,黄鼠狼跑了,我弟弟从梦里被我大吼一声惊醒,瑟瑟发抖,还惊魂未定呢。

      后来就是文化大革命了,我们也突然就长大了。(未完待续)

      文化革命中的年,我们几乎都是在家里过的,67年春西安全城游斗黑帮,我五叔本来才是个团市委(副)书记,跟本不够,但是因为是汽车电车公司那边的工作队长,也被塞了上去,临行一个复转军人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披上,斗完了就到我家吃饺子。为了预防不测,我们把最重要的文献资料,都打了深洞埋了起来。这次接受胡宗南当年抄家后挖地三尺的教训,埋得特别深。

     68年春节我们家就只剩下孩子了,我管着弟弟妹妹生活,其实每个人都会做饭,大家轮着来,我记得印象很深的是猫死了,我们都趴在桌子上,用电来刺激神经,看看猫有没有神经,或者穴位,有什么反应。接着就是弟弟妹妹下乡,送二弟希望他好好吃一顿,结果没赶上火车,跟火车站交涉,坐了后面的火车赶到阳平关才跟上原来的那泼人。因为爸爸妈妈都没有“解放”,回不来,希望妹妹别急着走,照顾一下家里还有小的,但是也拦不住,上中学的都走了。

    这时候,还不知道我自己也被揭发,并暗中被调查,说我是写反动标语,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原因就是66年6月在社教工作团的文件封面上写了几行字,当时是一个错误口号,我随手记下来是想批驳的,但是回来以后放在床头,以后放在书架上,被革命警惕性很高的同学告密了,也许是想请我回学校讲清楚吧,被委派的人说服,一同骑20里自行车返回学校,都骑到校门口了,我突然一个念头升起,没什么屁事情到学校干什么?又友好告辞:“你们回学校闹革命吧,我家里还有事,先回去了”,结果没想到竟然躲过了一场批判和交代。

       但是最后到70年春节后一打三反还是摊上了,为此学校里面还送到公安厅做了笔迹鉴定,证实社教工作团的文件封面上写了几行字确实是我写的,然后准备对我拼刺刀。我回去报到的时候大家正在开会,背对背对我进行揭发。工宣队赶紧把我拦住,带我一个人到假山旁谈话,我这才知道什么叫不动声色,那个工宣队还表扬了我一翻,但是中午饭前,我就发现,看我的人眼色都变了。唯有一个同学,他在系里面专案组工作,急急忙忙平跑过来,低声告诉我,人家把你当成反革命标语作案犯了,你还悠然自得?!快想想吧。这种情况下,我只好中午多买了几个馍,先吃个饱,然后准备体力由他们折腾。可喜的是那次拼刺刀同学们听了我一口承认,就是我写的,并说明了原因,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向着我,原来想着我抵赖时候的打态度的一系列办法都用不上,革命干部黄兆元一看这不是个事,就找借口先撤了,拼刺刀就流产了。然后我就被隔离了,收缴了所有的日记笔记,然后开始无穷尽的检查,本来是想挖出一个反动标语做案犯的,我确实让他们失望,尽管所有的作案条件我都有,但是绞死陈伯达,绞死江青的标语确实不是我写的。专案组把我的所有的社会关系都调查过了,尽管所有的亲属都有问题,在被斗争或者被批判,但是关于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材料一点没有挖掘出来,整来整去,最后只好叫我和大家去农产劳动。这个年过的印象太深刻。

      接着就是在分配到的南疆云南过年了,那个年好像在想念家人中度过的,永远忘不了的是一个老劳模卞师傅,知道我的肚子是一直饿着的,把我叫到他家里面,卞师傅的爱人师师傅下了一大碗挂面叫我吃,那挂面下面埋着鸡蛋,那个年代,在家里过生日,或者当病号才有这样的待遇,让我感到很温暖。

     后面一个年里面印象是厂里面要饺子自己包,我好像一斤饺子馅和面只包了几个大的,囫囵煮着吃了。再下来一个年记得是厂里给了个任务,把试制新武器牺牲的一个同志的妻子儿女护送回老家。我的行李沉到一百几十斤记不清了,只记得还没出门扁担就断了,半根扁担担到昆明,火车站一个解放军看我吃力又送我一根扁担,第二天上车的时候被人一挤又断了,扁担断了没关系,肩膀痛也没关系,关键车上人都满了,为了让烈属们少吃苦,到晚上,我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自己找了另外一个车厢,钻到座位底下睡觉去了,太累了,第二天醒来,回来发现凌晨又有些人挤上了车,把孤儿寡母挤开,抢占了他们的座位,回来我就不客气,这都是什么人么,人家是烈属知道吗?这强座位的人也自知理亏,就躲开了。其实到了绵阳,我可以不下车,但是我还是下了车,送他们上了回家的车以后,才走回火车站。

      在绵阳买了两斤桔子,也就六七个,千里迢迢走回家门,先把桔子拿出来叫母亲吃,母亲眼里流出了泪水,说你婆都没有橘子吃,于是除了剥开的这个桔子,又送到外婆家。我想我那时候也就是小气,为啥不多买两斤桔子?!到外婆家前又在街上买了些猪耳朵,猪舌头,猪肝之类,总之,囊中羞涩,买的量都很少。这个年过的很窝囊。

    日子很快,返回的日子很快就来了,知道我走的最远,送行的同学坐了一大圈,临出发,我的行李还没收拾好,原因是小妹妹为了我走的光鲜一点给我买了一个旅行袋,要我把原来装在长麻袋里面的行李换到旅行袋里面。我给她说时间来不及了,火车要开了,她说火车开的时间她知道,硬是从麻袋把所有东西掏了出来,但是摆进旅行袋就放不进了,正在焦急中,同学们说咱们该走了,妹妹说还早呢,那个在焦枝铁路上跑列车长的同学说,火车时刻改点了,妹妹一听,她也知道问题的严重了,立马就哭了。嘴里还说着:“就没有改点!就没有改点!”,手上急急忙忙不知装什么才好,也装的更乱了,我们七手八脚,也不知道怎么封了口,抡起带子就一窝蜂奔了火车站,自行车往门口一摔,赶紧奔站台,刚跳上火车,车就开了。那个铁路上的工作的同学负责为大家看守自行车,结果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为自行车扰乱秩序狠狠批评,他辩解了几句,被火车站的人大骂,还是铁路员工,要好好教训修理,把他抓进去,似乎是被打了一顿。也是有意思,世间变化快,星斗月移,他以后竟然成了这个火车站的副站长。

   那时候火车挤到什么程度,我的麻袋行李在车厢口根本就进不去,直到宝鸡站我才把行李转运进车厢里面,到处站满了人,根本没有可能蹲下来,我是站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到绵阳才坐了下来。坐在自己的行李上。

   .........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